2019-7-28 16:34:05 |發布者:信息部李秋苑 |查看:881 |回複:0


1.變“快思考”為“慢思考”

       細察課堂教學中師生的每一環節都步履匆匆,忽然而來,倏然而過,沒有時間駐足,沒有時間留連,沒有時間沉思。往往教師一提問就指名學生回答,教師提問的話音末落,學生便急不可耐地要報出答案。我們不以為非,還沾沾自喜地認為,課堂教學節奏快,效率高,學生思維靈活等等。
      其實,這些快的背後意味着,學生的學習及思考沒有經過深思熟慮,沒有消化、整合、生成,隻是停留在“快言快語”,而不是“快心快思”。
    “慢中有真味”。從知識形成的過程來看,它是一個動态發展的過程。必然經曆生根、發芽、長葉、開花、結果的生長過程。學習也需要一個過程,如中國古代學者就提出“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笃行”的過程。
       從思維的一般過程來看,要經曆的是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分析問題、提出假設、進行驗證、解決問題的過程。從學生的思維方式及學習能力來看也是各有差異,有的學生是“慢熱型”的,需要時間的等待與培植,急不可待的做法可能會幹擾他的内心秩序與思考系統。


2.變“鬧思考”為“靜思考”

     “鬧思考”是以表面的歡樂、熱鬧來掩蓋内在的淺薄與缺乏底蘊;以表面的生動、活潑來遮蔽生命内在的舒展與精神力量沉潛的凝聚;以身體的活動、感官的娛樂來刺激一些生理性的本能反應,看似在組織學習,實則在稀釋智慧的含量與思考的濃度。
       前蘇聯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講:“教室裡一片寂靜,學生都在聚精會神地進行緊張的思考。教師要珍視這樣的時刻。課堂上應當經常出現這樣的寂靜。”
       隻有這種學習,才能真正促成青少年的自覺活動,激發其心智,形成其對認識的渴望等,最終使他們從掌握真理中獲得愉悅,作為對艱苦努力的報償。


3.變“暗思考”為“顯思考”

       課堂教學對于思考一直處于“暗箱狀态”,學生有沒有思考,思考什麼,怎麼思考,思考到什麼程度,基本上沒有細緻而明确的關注。如何化暗為明,化隐為顯,逐步增強思考力訓練的可控性與實操性,這是至關重要的。
       在具體的課堂教學環節中,我們建議要設計“先自己閱讀思考,然後寫下來,接着同桌交流,或小組交流,然後全班反饋豐富、補充、修正”這樣的環節。
       其目的就在于引導學生在學習過程中呈現出思維的從模糊到清晰的過程,實現從自我到他者再到新自我誕生過程,完成學習與思考的内化與外化,外化與内化,内化互化互生的過程。


4.變“弱思考”為“強思考”

       弱思考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呢?一是學習的任務對大部分學生來說幾乎沒有難度;二是以個别優秀的學生的思考來代替全班學生的思考;三是教師越俎代庖,直接将思考的過程與結果呈現給學生;四是大部分學生沒有經曆完整的思考過程,而是在教師的步步誘導下,按章辦事般地進行所謂的“思考”,結果不過是碎片化的思維;五是思考缺乏獨特性、深刻性與發散性。
       弱思考可能會給學生及學習帶來怎樣的危害呢?學生們在學習過程中,高階思維沒有得到訓練與培養;課堂學習成了一種時間資源及生命的莫大浪費,同時極大地敗壞了學生的學習趣味;沒有養成良好的思維方法及習慣,對學生的後續學習及生活産生極大、極惡劣的“後遺症”。
       如何糾正及克服弱思考帶來的弊端?如何達到強思考的效果呢?我們提出:學習任務要有适當的難度;讓學生經曆探究過程;讓學生理解思考過程;鼓勵學生進行多樣化、發散性、個人化的思考……

5.變“淺思考”為“深思考”

       課堂教學中的“淺思考”主要表現在對問題缺乏敏感性。面對許多信息、知識都一滑而過,無法切入核心,無法突破常規的硬殼。對于思考的層次上,在學習層次上主要是以記憶為主,最後淪為機械重複、死記硬背。

     “深思考”,也就是深入持久地思考,盯住某一點,從四面八方來思考,愈入愈深地思考,形成深度思考。深思考應該是時間上的長度,表現為持續思考,不斷跟進;在思考的情緒狀态上應該是情不自禁、一往情深;在思考的深入程度上應該表現為意味深長、深入人心;在思考的長度、寬度與深度上則顯出博大精深。因為在課堂學習中,我們要以“主問題”的方式呈現出來,讓學生“一”“集”“剖”“鑽”“韌”地進行學習、思考、探究,從而獲得更深入、更深刻的理解。



源自:今日教育




為孩子們申領助學品 長期支教志願者申請 假期支教志願者申請 志願者報名進度查詢 無償申領海豚公益雲
掃描下列二維碼加入CTA智能微信俱樂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獲最新支教助學信息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fastpost


GMT+8, 2019-10-19 04:48 , Processed in 0.28903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